| | EN

港股:01448.HK

當前股價 5.670

當前訪問:上海福壽園人文紀念館

進入 >         訪問集團官網
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  > 集團要聞

福壽園人文紀念館聯合主辦2019“先賢與上海城市記憶”論壇

2019-06-27來源:集團要聞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暨上海解放70周年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解放70周年,你知道上海解放戰役期間,全市的水、電從未中斷,電話線路始終暢通嗎?你知道上海解放最早出現的兩幅領袖像,是怎么繪制和保存的嗎?你知道當年大媽們曾經追著解放軍“小鮮肉”,只為讓他們吃上一口熱騰騰的早餐嗎?…… 

 

2019“先賢與上海城市記憶”論壇嘉賓合影

 

6月26日,由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指導,上海市中共黨史學會、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上海國際友人研究會、上海福壽園人文紀念館聯合主辦,上海中共黨史人物研究中心承辦的2019“先賢與上海城市記憶”論壇在上海大廈舉行。本次論壇特別策劃“勝利之路 城市榮光”主題,上海解放的親歷者、見證者回顧七十年前的崢嶸歲月,滬上各位歷史研究專家聚焦上海解放過程中的重大歷史事件和做出卓越貢獻的人物,以此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及上海解放70周年。

 

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嚴愛云致辭

 

上海市中共黨史學會會長忻平致辭

 

新中國上海首任市長陳毅之子,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原會長陳昊蘇做主旨發言

 

上海解放戰役親歷者:“被大媽們到處追”的軍民魚水情

 

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名譽會長、上海警備區原副政委阮武昌參加本次論壇并做演講。阮武昌今年90歲,是解放上海戰役的親歷者,談及70年前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

 

1949年阮武昌是第三野戰軍第23軍的戰士,所在部隊原本負責解放杭州、浙東一帶。5月20日凌晨部隊接到命令,要求他們立即趕赴上海,加入上海戰役。“當時我們已經走了六七個小時,又餓又累,但接到命令,我們立刻小跑前進。天亮后,在路邊休息了一陣,吃了點東西,又接著走。急行軍三天四夜,終于在24日天蒙蒙亮時,進入莘莊火車站。部隊剛到莘莊,國民黨的兩架飛機就跟來了,在空中轉了兩圈,扔下兩顆炸彈,又飛走了。”

 

三野23軍從這一刻開始,正式加入了解放上海的戰斗。5月24日傍晚,23軍到達徐家匯,在這里作最后的準備。阮武昌當時在天主教堂前面的廣場上給部隊進行了簡短的戰斗動員,很多百姓都聚攏過來看。

 

“我們沿著華山路向北前進,穿過現在的淮海路、延安路和靜安寺。經過現在的環球世界大廈,看到路邊有一具烈士的遺體,手臂上套著‘人民保安隊’的袖章,藍色上衣上滿是血。”阮武昌回憶說,因為部隊行軍緊張,也無法立刻掩埋烈士遺體,只能行注目禮。從5月24日到27日,他們打了三天三夜,從上海的西南角,一直打到東北角,斜穿了整個上海市區。終于,他們在5月27日拿下了位于江灣的淞滬警備司令部。

 

讓阮武昌記憶尤為深刻的是5月27日的那一頓早飯。阮武昌介紹說,當時為了不擾民,他們在上海戰斗的三天三夜,每一頓飯都是在后方做好再送過來的。“我們打到哪里,后方就把飯送到哪里。5月27日的早飯,也是從漕河涇大老遠送到江灣的,飯到了我們手上的時候,完全沒有一點熱氣了。”當時,部隊只帶了少量的人民幣,有命令不許多用,怕擾亂市場,又沒有當時市面上通行的金圓券、銀元,所以買不了菜,只能吃白米飯。“那時候剛剛打完仗沒多久,我們就蹲在馬路邊上吃白米飯。很多群眾看到以后就轉身回家,端出菜來,但戰士們不肯接受。“大媽們到處追,戰士們逃,大媽追……這一份軍民魚水情,如今想起來依然讓我十分感動。”

 

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名譽會長、上海警備區原副政委阮武昌《我親歷的解放上海戰役》

 

當年的上海高三學生:繪制上海解放最早出現的兩幅領袖像

 

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會長、上海國際友人研究會名譽會長陳一心也參加了本次論壇。陳一心今年88歲,70年前是上海麥倫中學(現改名繼光中學)的高三學生,擔任中共地下黨麥倫中學支部書記。當年在中共地下黨提籃橋區委的領導下,麥倫中學支部開展了一系列迎接解放上海的活動,尤以繪制兩幅領袖像最為傳奇。

 

陳一心回憶說,1949年4月上旬,地下黨區委領導張顯崇就找到他,希望能在上海解放、紅旗剛剛在上海升起的時候,就能夠把毛主席和朱總司令的兩幅巨大畫像拿出來。當時這是相當危險的,國民黨每天都在抓共產黨員,要怎么想辦法把這兩幅像畫出來、保存好呢?

 

經過研究分析,麥倫中學高二有一個黨員叫許福閎,他爸爸曾經是國民黨的少將,但已經棄政從商。他家在新閘路泰興路口,是一座很隱蔽的花園小洋房,因為對外講是國民黨少將的官邸。陳一心說:“許福閎當時說他去想辦法,我們就約好,通過組織匯報上去。”

 

一天,許福閎拿了一張報紙在北四川路橫浜橋的橋口,有一個人來跟他講:“借一本代數數學書,你有嗎?”“我有,你跟我去拿。”一個二十多歲的人跟許福閎接上頭,許福閎就把這個人帶到了上海市立實驗戲劇學校,另外又出來了一位青年人,兩個人就跟著許福閎到了他家里。到了許家,他們把布窗簾都掛起來,然后有一位新青聯的成員韓蘋卿在外面買了幾個木條子回來制作了畫架,在上面鋪了油畫畫布。

 

后來才知道,這兩個人一位是上海市立實驗戲劇學校美術系的學生、地下黨員周祖泰,還有一位是儲能中學的美術老師曾路夫。兩人就住在許家,許媽媽非常好,每天給他們做飯送上去。陳一心說:“當時我們不知道毛主席、朱總司令長什么樣的,我就在外邊找,發現美國《時代周刊》上有一張毛主席的像,我就把這張彩色的像買回來,又通過版畫家野夫找到了朱總司令的像。”然后,周祖泰和曾路夫夜以繼日地畫,一共用了14天,畫好了2米高、1.5米寬的像,藏在許家。“那時候離上海解放只有幾天了,外面警備車嘩啦嘩啦地過,如果查到格殺勿論。”

 

5月25日,蘇州河以南先解放了,麥倫中學當時在蘇州河北面的高陽路,蘇州河上都在交戰,無法過去。5月27日槍聲小了,兩位黨員許福閎、戚國延叫了兩部三輪車,將兩幅畫像運到麥倫中學。一路上,看見的人都很驚訝:“毛主席、毛主席!朱總司令、朱總司令!”這是解放當天上海滬東區最早出現的兩幅領袖像,并出現在之后慶祝上海解放的隊伍中。

 

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副會長、上海國際友人研究會名譽會長陳一心《在迎接上海解放的日子里》

 

論壇上,新中國上海首任市長陳毅之子,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原會長陳昊蘇講述了父輩在上海解放過程中的故事;上海市中共黨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陳揮介紹陳毅當年治理“新上海”的舉措;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會長、海軍原某基地政委劉蘇閩回顧新四軍為上海解放和接管做出的歷史貢獻;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國防大學教授張云解讀上海解放之戰如何做到水、電從未中斷,電話線路始終暢通,“把大上海完整地交回到人民的手中”;《上海解放一年間》導演謝申照介紹了這部尋訪上海解放親歷者、讓歷史“活”起來的紀錄片,它曾在全國衛視收視排名中位列專題類節目第一名,更授權嗶哩嗶哩網站同步更新。

 

上海市中共黨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上海交通大學教授陳揮《陳毅與上海解放及接管》

 

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會長、海軍原某基地政委劉蘇閩《鐵軍將士解放上海功勛卓著》

 

上海市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國防大學教授張云《上海解放之戰的奇跡是怎樣創造的?》

 

《上海解放一年間》導演謝申照《讓歷史“活”起來——面向大眾的傳播》

 

作為本次論壇主辦方代表,上海福壽園人文紀念館館長伊華表示:“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主旨演講中,習總書記說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品格,開放、創新、包容,是上海最鮮明的品格,是新時代中國發展進步的生動寫照。這是是對上海高度的贊譽,也道出了對這座城市的深切期望。先賢與上海城市記憶論壇希望匯聚方方面面的智慧力量,通過匯聚、分享、傳播,讓上海這座城市蘊藏歷史的溫度,精粹人文的高度。”

 

上海國際友人研究會會長、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原常務副會長汪小澍作論壇總結

 

上海福壽園人文紀念館館長伊華作答謝發言

福壽園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17 Fu Shou Yuan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16662號-5

4场进球开奖